沧海余生

【GTM/高银】都说了没有作者同意不要给自己加戏 01

阅读注意
*高银,有轻微的all银倾向
*二人已相恋设定 无虐
*ooc为相爱而存在
*没头没尾 坑品极差 看心情更新 还请当短篇或者段子来看
*自己投喂自己

⬆️
ok.
Then go.
⬇️


01 番茄酱的用途可不只是吃啊



“果然祭奠还是越华丽越好啊。”
男人低沉的声音慢悠悠地从坂田银时身后传来,银时下意识抽出腰间的木刀,而身后的人却更快地将刀抵在他身后,霎时气氛剑拔弩张。
“可别乱动哦。”高杉晋助低声笑起来,不知是嘲讽还是更有别的意味地语气继续说道:“所谓的白夜叉,居然被人从背后暗算。..银时,你是不是变弱了啊。”
银发男人不语,全身紧绷地状态告知着他正蓄势待发。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银时戒备地问。



“银时,难道你听不到吗?不,不可能听到的。对过去视而不见,活的逍遥自在的你,拔掉了獠牙的现在的你,是不可能明白我们的心情的。”
高杉与其在向银时对话,更不如说在自言自语,语气中带着丝愤怒、埋汰、甚至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落寞。
“嗒..嗒嗒..”
液体落地的声音在混乱的庆典中清晰地传入两人的耳中,高杉余光扫过地上的血迹,不得不承认有那么非常短的一瞬间,他脑子里是空白的。
“高杉啊,被你这么蔑视可让人很不爽。区区野兽,我也是有的...不过那家伙呢,是白色的。”
银时回头朝着高杉笑道。



“OK.CUT.两位老师辛苦了,都表现的很到位,请去休息一下——神乐,总悟,准备一下再过五分钟就轮到你们了哦。”坐在摄像机旁边的导演喊道。
高杉晋助的刀“哐铛”一声落地,他沉着脸面无表情地拽着银时回到休息室。
“啊呀,总督大人是还没出戏吗,阿银我是知道的哦,可以理解嘛,毕竟...”银时絮絮叨叨道,这性格倒和戏里的吊儿郎当样无二差别。
高杉晋助十分用力地把门摔上,随着砰得一声,他把银时抵在门上,还来不及丢下的烟斗挑起他下巴,眯着眼凑近银时。
银时回过神来时,高杉晋助的那张黑脸已经占据了他的大半个视线,对方身上缠绕的淡淡的烟味钻入他的鼻息中,他的紫色金蝶浴衣还穿在身上,恍惚间银时以为自己还置身江户。银时看了一眼高杉的脸色,不敢吱声了。
不管是戏里杀人如麻的总督大人,还是戏外蝉联多届的影帝,这位气场本身就强过一般人的高杉晋助总是带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当然,银时不是一般人——

——再当然,高杉生气的时候例外。
就比如现在。银时敢肯定高杉黑着一张脸,跪下来叫大爷都不一定起作用,更何况这事本身就是他自己理亏。
“剧组给的道具为什么不用?”高杉似笑非笑地质问,稍微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将手中的烟斗丢掷一边,捏着银时的手腕抬到二人视线的高度。
上面赫然一道刀痕,渗出的血迹已经趋于干涸。
“道具刀可以随便捏了是吧?力气很大哦。”
“呀..这个嘛,阿银我觉得演戏最重要的是真实,你看现在很多电视剧都是道具变成了一大败笔…啊,就是那个,军师联盟看过的吧!里面的鞭刑留下的血迹就……”
“……闭嘴。”高杉晋助面无表情道,不明白自己的恋人玩的哪一出。
坂田银时识相地住口,任由对方翻出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纱布略带笨拙地包扎,银时很想提醒一下自己的恋人你这么做就有点ooc了要被各位读者给怼了,但是银时想了想现在阻止的后果,决定还是不出声好了。
“好了。不要有下次。”高杉晋助开口道。
“是是,老妈——”银时挖了挖鼻孔,满不在乎道。高杉没话说,顺手捋了一把自家恋人蓬松柔软的天然卷。
“走了,回家。”



神乐坐在导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巨型犬,名字叫做定春的身上嚼着醋昆布,口齿不清道:“这两个大人剩下的戏不演就回去做肮脏的事情了阿鲁。”
“啊,不是啦,是作者懒得写了,下一章再说吧。”
“哦,真的有下一章吗阿鲁,我还没说几句话呢新八唧。”
“……我他妈都还没戏份呢!”


tbc?fin?

评论(7)

热度(45)